輔導室 - 輔導知能

輔導知能文章

教師篇  |   學生篇

防範自殺 |  藥物濫用 |  情感轉移 |  情感反轉移 |  個案類型的觀察與分析

個案類型的觀察與分析

[個案類型]  |   [處理原則]

前言: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需要,這些需要會影響他們與人的互動。「工具型的諮商員」只會操弄各種不同的諮商技巧,卻無法碰觸個案問題的核心。如果能夠瞭解和判斷各種不同類型的個案,就比較容易掌握解決問題的方向。

個案類型:
一、驚慌失措的個案:

特徵:沮喪、容易哭泣、脾氣不好、思考能力降低、解決問題能力降低。
覺得痛苦,不知道如何解決問題。可能因為:突然來的壓力如:死亡、長期壓力後爆發、聯考失意。


二、冷漠型的個案:

藉由操控冷漠來

  1. 逃避威脅或壓力
  2. 躲避自我責任
  3. 保護自尊的最後一道防線
  4. 表達心中的絕望
  5. 冷漠的結果表現於人際的不信任
  6. 諮商過程中冷漠的個案,往往也是自我疏離不合作的個案。
三、力爭上游的個案:

在反覆思考的衝突當中,希望藉由專家給予的建議,像魔術點金一樣一點就靈,不想花太大的功夫就想的到好的成果。
例如:定計畫希望一天讀三小時英文,卻都無法做到,成績也沒有提昇。往往忽略其讀書方法是否得當?個人能力有哪些限制?


四、追求自我的個案

積極主動的規畫自我,將問題視為挑戰。這類型的個案並不是沒有問題,只是他們預作準備。


處理原則:
(一)、 驚恐、慌張、無助、失控的個案

這類行的個案認為自己無路可走,例如:受到性侵害、校園暴力的受害者導致認知功能和問題解決能力降低,其行為也是有效行為的最低層次。所以,幫助他們跨出解決問題的第一步,是諮商時的方向,也許可以讓個案試著做一件事情,藉以幫助他們恢復自信,面對自己,重新掌握自己和周圍的環境。

處理:
  1. 同理心:讓個案有被瞭解和尊重的感覺,但是對於個案強烈的情緒處理仍有其限制,難以使其平靜下來,給予立即性的幫助。
  2. 再保證:「你的問題一定可以解決,但是我需要你一起協助。」
  3. 強而有力的心理支持
  4. 給予立即直建議:「不妨你先請假兩天,等事情淡化了一些再說。同時,你也不要拒絕其他人對你的關心,可以試著把自己的心情和他們分享。你可以做到這一點嗎?」

(二)、 冷漠、不合作、抗拒的個案

冷漠的個案未必是不說話的,可能是借用各種方法,如:答非所問,讓自己不必涉入諮商的過程,以表示自己內心的抗拒。對外界的刺激毫無反應或知覺,不相信自己,也不相信他人。他們的表現可能引起諮商員動怒或生氣,或者懷疑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。但是,切記不要撕破個案防衛的面具,要知道他們的內心其實是脆弱的。所以,透過同理,讓個案知道諮商員關心他們,不只是他們對某事件的心情,還有個案在諮商過程中此時此刻的感受。

這類個案大部分都有被強迫來接受諮商的感覺,所以,也可以針對這點來處理。諮商員可以告訴個案自己大概會如何處理,問問個案自己的懸則如何,讓個案感到自己有權做決定。

將個案拉近諮商的關係中,建立良好的諮商關係是諮商過程最重要的方向。剛開始的諮商時間可能不要太長,也不要採取太開放的的方式,而要盡量採具結構式的諮商,協助個案不把焦點放在過去,等關係建立後,個案的新也比較開放時,再幫助他看看目前的行為若繼續下去會有什麼結果。(如:旁觀同學吸毒為告知師長而被記二大過,之後便採取消極逃客、上課睡覺的態度。)


(三)、 追求理想、力爭上游的個案

個案特徵:通常眼高手低

  1. 目前正經歷一件或數件困擾。
  2. 不斷地想解決問題,希望有奇蹟式的解決方法。
  3. 習慣與他人分享自己的問題,希望找到一個人可以給他答案。
  4. 成功經驗不多。
  5. 生活在自我應驗的循環中。
處理原則:不要一開始就面質以免給予再次挫折。而要先給予傾聽、鼓勵、支持,讓個案漸漸內省,找出自己的盲點,最後透過家庭作業,給予成功經驗。
  1. 有明確的目標。
  2. 以結構式的晤談進行。
  3. 面質的採用。
  4. 逐漸用內省式的諮詢。
  5. 給予家庭作業。
例如:不斷嘗試減肥,卻從沒有成功。
Co:「剛開始你認為自己會成功嗎?」
「可否先瞭解一下你的減肥過程?」
「你有什麼擔心和顧慮?」(分析)

(四)、 追求自我成長和自我實現的個案

例如:希望人際關係更好、學習能力提升、成為更有效能的父母或老師、成為更理想的異性伴侶…這類個案在晤談當中頗有自信,應該採取下列諮商方法,鼓勵個案多說,藉以找出未來的方向:

  1. 開放的諮商關係。
  2. 讓個案說出對問題的期望。
  3. 彈性的諮商方法。
  4. 鼓勵個案設定目標。
  5. 協助個案蒐集達成目標的資源。(可以加強個案處理問題的能力)
  6. 個案應為自己的行為負責。
  7. 諮商員扮演諮詢者的角色。
例如:「你對人際關係有什麼想法?」
「你對人際關係有什麼目標?」
「再多談一點你在這方面的想法?」
「可不可以再具體一點?」